closing time

正如同掉了葉的枝幹 孓然一物 凌風招展 和藍藍的天空 一同

3.18.2008

什麼都不做

有如週期般的躁鬱週期,又這樣持續在我身體裡頭翻騰。

雖然知道它一直是存在的,也很想和它當朋友說說話,只是在我還沒吐出字句的剎那,它又狡猾地換了另一種姿態踟伏著,似乎暗地取笑著我對它的不適應與反抗,原來只是變成空氣般的透明氣味,捉摸不到卻又以一種脹大姿態存在著。

我想到了929的音樂,戴起大耳機,一個人在暗夜的空房中,讓它流瀉著。

前幾天台北的遊行,不預期的碰上音寧,一直對她有種莫名熟悉感,而且也都一直莫名有緣的再相遇到。她依舊抱著招牌式的純真笑容,手上拿著從鄉下帶來的有機水果與蔬菜,就很自然的發給堆坐在凱達格蘭大道前的原住民群眾,看到我,欣喜的用眼神向我打了招呼。下午車站前的音樂會,她和一位酷勁十足的男性佇立交談著,她說我應該知道他是誰吧。雖然我其實不認識他,卻又很直覺的感覺應該就是他吧。

同樣也關注社會議題的志寧,也就是音寧的弟弟,同時也是929的主唱,雖然一副反叛的打扮,卻遮掩不住那等質的純真與大男孩模樣。每每我聽著929這張專輯,都會從內心深處勾勒出鄉愁的感覺,好像是那種年少的苦悶,其實不太清楚要如何表達與紓發,而用一種自己所能掌握並且可以相互撞擊的方式,試探著,雖然是鬆散漸進的前進,卻又是那種爆炸式的崩裂所無法比擬的深沉與敏感,看似細微卻又無比巨大的氣力,從中醞釀與糾結,彼此也感覺到了股溫暖。

什麼都不做 我天天睡過頭 這樣懶惰的生活 你對我說 再也受不了了
我這樣的放縱 什麼都想做 卻一直找藉口 日子如此的難過 你對我說
再也受不了了 這樣沒出息的我 可是什麼是規律 什麼值得我去關心 
我一直都還搞不清 花了幾百塊 消磨一整晚的無奈 睡個大頭覺 明天自有安排
魚兒水中游 鳥兒在天空 世界沒什麼不同 生命就像一片樹葉自天空緩緩地飄落
沒勇氣的我 沒才華的我 註定沒機會出頭 對我來說 生命只是一場無聊的白日夢
理想未來看不清 像閃爍不停的星星 我寧願閉上我眼睛 花了幾百塊 
消磨一整晚的無奈 睡個大頭覺 明天自有安排


或許當狡猾的躁鬱想盡一切於身體溜進溜出之際,那就讓它溜吧,只要身體裡頭夠巨大,夠開放,它就可以進去又出來。

即使是睡個大頭覺,做了個白日夢。

4 Comments:

  • At 11:04 下午, Blogger 社運流浪小辣貓 said…

    我今天也是在聽929。
    而且也是對這首歌很有感......
    在煩躁的日子裡,
    929專輯好像比oscar peterson的jazz,
    比較合乎我身體的tempo。

    我再次感到,
    二股要出來的力量,
    在一個孤獨的門檻中,
    擺盪著。

     
  • At 7:09 上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白日夢對走在正途上而稍作歇息的人來說
    是正當的
    但對一直摸不到邊際,還在努力找出路的人來說
    是奢侈的

     
  • At 7:10 上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忘了補上一句
    羨慕你
    真的很羨慕

     
  • At 5:36 下午, Blogger Kazilar said…

    See here or here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