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ing time

正如同掉了葉的枝幹 孓然一物 凌風招展 和藍藍的天空 一同

12.07.2007

the Straight story


最近心情莫名的悶,好像是一壺被蓋住冒煙孔的熱水壺,水蒸氣都快把我心房占滿了,一粒粒的水珠要滴不滴的沾粘其間。

我後來選到一張原聲帶,Angelo Badalament的the Straight story。我忽然回想起那段追逐配樂的日子,竟是在那樣青澀的年代,做著如此老陳的收藏癖嗜好。還記得是國中時期,有位還算要好的同班同學,我那時總覺得這世上如果要找到第二個奇怪的人大概就是他了吧,問我第一個是誰?當然就是站在台前的諸公們啦。還記得他有件讓我印象深刻的事,有一堂地球科學的課,老師預先發了試卷讓大家做了題型練習,說就是這些題目再做順序變化作段考題目,想當然爾,大家是拼了命把題目背的滾瓜爛熟,這種都把田挖好了要你去填的好康,笨蛋也是會做的。

只是這傢伙,似乎是認定自己天賦意稟,或者是一股不服氣的心態,覺得這樣考試也太無聊了吧,根本嚴重糟蹋人格,我想在他心底是有著這樣神聖人格的存在,或者更確實一些,該是一種擁有自我判決的挑戰心態吧,他把考卷瞄了瞄,就塞進抽屜再也不看了。考完試,他並沒有成為天才,卻也不致於淪為99%不費腦汁思考的填鴨一族,只是他的成績似乎不太好看,卻從此讓我對他刮目相看。

後來,發覺他有個怪癖,就是愛聽音樂,而且是沒人唱個的配樂。他那時最愛的是Hans Zimmer的The Rock,這部配樂大概是當時一張火燙的音響測試音樂,就是個震撼十足,聽完就覺得整個胸口熱火沸騰,可以準備去打仗了。還有幾位配樂的老傢伙,像是配過史匹伯大導的John Williams、還有前幾年才過逝的Jerry Goldsmith,都是些大場面音像的好手。我好像被他感染到一股收藏癖,也開始拼了命到唱片行買配樂cd,現在回想起來真是不可思議,現在的我,cd是什麼都差點記不起來了。

後來,我們考上了同一個高中,大學也都還持續聯繫著,甚至常常到他的住所死佔,我想是因為那樣的人格與態度讓彼此都有著說不出的連結,我好像跟以前比較起來,沒長進多少,那種怪癖似乎快被正常所擠壓光了,而那傢伙的怪癖卻是越來越有勁,大學因為睡過頭被二一,二一後又在考進同一學校同一系,理由是還沒有玩夠阿,明明是考上了大家(好像是家長)夢寐以求的師範大學。想不到他既然也在念研究所了,還是個不錯的陽明大學。

我想寫了這些,只是提醒我該要找他去尋回我快要消失的種種,一種怪癖處事觀。

對了,他是念數學的。

1 Comments:

  • At 9:14 上午, Blogger 裸小姐 said…

    我覺得我是個好爛的姊姊喔
    都不認識你的朋友
    你原諒我
    然後帶你的朋友來找我玩嘛呵呵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