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ing time

正如同掉了葉的枝幹 孓然一物 凌風招展 和藍藍的天空 一同

12.05.2007

吞蝕

我想,黑暗與漂浮是必要的東西。

當我面對著似乎已然定型的文稿架構,卻是怎麼也下不了筆寫下第二個確認的字。無論是在圖書館或是在我的老屋當中,我彷彿對於已然定型的層次感無法承擔,卻又必須用著大家都希冀的模式,寫出我本身的親身體驗。

只是當我置身於異處,發覺我具備了所有應當具備的條件與能力,卻虧欠著一個我所遊蕩且渙散的空間,是一個的的確確只有我這個人的地方。雖然我打開了一扇窗,卻是擠壓了更多更大的芬芳與辛辣,完完全全遮蓋掉我所熟悉的土味。

妳問我是不是風水出問題了?是不是腦子裡太多混亂了?

我想那都不是問題,而是我被問題追著跑。

尋不回定著的漂盪空間,寧願相信著確實的詞句。

修辭是內我也是排他的。

1 Comments:

  • At 8:04 上午, Blogger 社運流浪小辣貓 said…

    修辭是內我和排他的,
    可是,會不會是環境同時把你擠壓到一種想像的邊緣位置,於是動彈不得?

    我常陷入一種在這方想那方的情境裡.....
    我在想,
    是好命人碰到了尖石子的不爽,
    還是苦命人遇上了恩人的大幸......
    最後,
    發現自己被太多框框死了。

    我一直很想去更深入想的問題:
    究竟是不能動或者不想動.....
    然而問題好像又沒有那麼簡單。

    論文格式和現在生活的呈現......
    也許是需要一種新的磨合,
    而不是單面的認同和跟隨吧。

    附上季季一篇章裡的一段話:
    在家寫什麼,哪裡說得清楚呢﹖小說寫的,不就是人世的牽牽絆絆,說也說不清的一些事嗎﹖如果說得清楚,也就不必字字書寫了啊。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