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ing time

正如同掉了葉的枝幹 孓然一物 凌風招展 和藍藍的天空 一同

11.30.2007

歸途


坐在列車上的顛簸中
我早已熟悉這樣親切且移動的狀態
看著窗外一顆又一顆剔透低珠
彷彿也隨著我的前進而忽大忽小

就如同我來回部落的機車日記
往往是要從路途的漫長與晃動
來阻擾我的不安蔓延下去

想到昨日又再去了一處阿美族世耕地
心境已經全然不同
從一開始的好奇 探究 理解
到了越來越忘記自己是在內外何處的遊蕩者
好像到了這裡 心就定了下來
哪怕是一杵一鏟 都會是刮離我內心疙瘩的定物

只是終究要找到自己的確認感
就如同滴珠依附著車窗 機車緊貼著道路

而我的雙腳 踏踏實實的壓在地面

1 Comments:

  • At 10:07 下午, Blogger nochi said…

    馬太鞍的狀況如何呢?上次和你聊過之後,還是覺得自己加了太多主觀的意見在你身上,畢竟自己都還不了解你研究地點的真實狀況,就妄加評斷,是很不負責任的事。

    今天和宗宜聊了一下,又提到當年剛來東華時候的美好。

    那時的狀況或許會成為我心裏的一個目標也不一定,我仍在回想那時候對社會沒有太多抱負,對情感沒有太多怨懟的我(呵),那種新鮮擁抱世界的單純,即使仍有一些不安全感,物質生活很簡單,但是很滿足。

    這幾年下來的你又有什麼改變呢?我其實在短暫和你的交談裏沒有太多覺察,但隱隱約約的還是覺得有什麼不同,我則也變得很多了。不多想了,只是上來和你打個招呼,希望我們都過得好。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