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ing time

正如同掉了葉的枝幹 孓然一物 凌風招展 和藍藍的天空 一同

6.04.2007

本能


當一個循環碰到一個死胡同,它會死命附著在那牆面,抑或繞過頭來的自我捆纏?

還是,它能繞過牆去找到很多很多自己並未查覺的循環碰撞,不管是從自己身體掉出來的還是從邊緣或中心浮現的一圈一圈。

當我在他方的小房中,聽著一種生活感的展現,在社會運動的過程中。那不只是自己一個圈圈去包容所有所關注與在意的大小事件,而是反過來用各個事件去創造一個又一個的圈圈產生,它可能圈住你或是碰撞你,無論如何它都讓每一個關係者產生了知覺與感受,一種矛盾或是不滿便會盈上心頭,結果是如何並不是重要所在,而是那種對於自身本體的扣合與分離,就在這來來去去的離迷若得間,獲取一種對自我的分裂與萌生。那是身為一個人所具備的本能,就如同大自然間的花開或花謝,始終都不脫本體的原初感,也或者是一種本生於自我或是泥土的地方感,只是那個地方是內生於心也外生於它地。

只是不知道這個世界發生什麼事,被一種現代性或是一種意識形態綁架,往往無法讓自己身體任意流動與感受,而心干情願的收納許多冠冕堂皇或是完美本質的各類糖衣,或者是自己是費盡心力的想要去追求或是擁抱這份完滿。直到擁抱過後,才會去咒罵著身旁的人或是自己怎麼不好好擁抱自我。只是大家永遠不會記清楚那種擁抱的當下是自己切切實實且毫不猶豫的抉擇,只會清楚著當擁抱當下後的麻醉後遺症,當麻醉發揮效用之際,沾沾自喜的自己好像才是最真實的?

我只是想到在水中一圈又一圈的漣漪,當我用一顆小石去創造著各個大小不一的圈圈,誰能預期它能擴散的多大多遠?或者是我用的另一顆石頭,又會呈現出什麼樣的狀態?只是它還是需要有一攤水和一個人,石頭才會產生出圈圈來。

什麼時候這攤水能有著各式各樣的大小圈圈呢?即使它奇形怪狀。

又或者是誰能去丟出這一塊又一塊的石子呢?這不只是一種反射動作嗎?

好像這對於一個在海岸邊靜靜補修漁網的老人來說,
是件再平凡也不過的生活過程罷了。

1 Comments: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