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ing time

正如同掉了葉的枝幹 孓然一物 凌風招展 和藍藍的天空 一同

8.03.2008

集體焦慮


今天聽到了深刻的小故事,是關於小蝦米如何阻擋大白鯊的故事。

一個位居花蓮縱谷的小社區,附近卻違法開了砂石場,就算居民有多幹多不爽,還是無法去抵過這工廠背後縣議員與官員相互為謀的強力護航,砂石車照樣大搖大擺的進出社區小路,即使居民的臉上好像都被掩蓋住一層厚厚的砂石。於是,有人分析出當中的癥結 :

如果這個狀況只是變成我們這些看似衝動激進的抗議民眾的事,那永遠就是小蝦米以卵擊石,但微弱好像也是可以反過來變成一種號招與力量噢 !

這些人開始在那條社區小路搭起棚子,種起爬藤植物與小花,也把社區民眾拉來一塊來做這種看似"綠美化"的社區工作。原先觀望做旁觀者的民眾,藉著種植花花草草,把原先的抵抗行動變成一種微弱軟性的美化行動,結果原本肆無忌憚呼嘯而過的砂石車,看到原來越茂密翠綠的花花草草,竟然也棄械投降,轉而到別處行駛,這樣的狀況,反而讓社區的人從一種實作相互交流與操作,自然而然的進到另一個向上抵抗的形式,開始留意到社區環境與砂石盜採兩者相互間的對峙關係,但在跑上去做的時候,卻不會感到尷尬與為難。

忽然想到之前有搞社運的朋友提到,我們的任務,好像就是要把一件看似微不足道的事件,成為大家都會察覺到並感染出越來越多如滾雪球式的憂慮。

只是問題好像還是在於一個切入與參與的時機,怎麼做成功似乎遠不比怎麼適切做來的重要。就如同每天的生活一樣,被這世界視為成功的人好像也不見得比位處邊緣似乎失敗的人來的愜意與舒服,而直接面對一個事件也遠不如去享受與玩弄這事件來的有意思吧。

1 Comments:

  • At 9:48 下午, Anonymous kyavus said…

    maybe...


    這樣看來
    我似乎太愜意了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