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ing time

正如同掉了葉的枝幹 孓然一物 凌風招展 和藍藍的天空 一同

4.01.2008

影子

影子點點頭望了一下陰雲的天空,終於好像在沉思什麼似的閉上眼睛。

「我迷惑的時候總是看鳥。」影子說。「看鳥就會很清楚自己沒有錯。街的完全性對鳥沒有任何關係。牆、門、角笛、也沒有任何關係。你在那樣的時候只要看鳥就可以了。」

我坐在駛動的列車上,外頭是個還不差的小晴天,流逝的景致被列車分成一格一格的緊湊畫面。然而觸動到我的,卻是書上這一個一個的文字,映入心頭。尤其是這一小節,影子、天空、鳥、街、牆、門、角笛,好像世上的一切什麼都可以被包括在內似的,只是當我自己本身,沒有被抓緊或是安置的安適感,這些東西、或許說這些象徵物,它將帶給我些什麼呢?

不過我卻是清晰的,那看似完整的街、自在飛行的鳥、堅實的牆,是的的確確存在我的周圍噢,雖然我覺得自己不是這樣完整,卻好像是在與完整的世界要說些什麼︰

「嘿,你別再裝傻了,世界怎麼會有這麼清晰的實體與完美呢?!」
「我有和你好好說話過嗎?或者是,你曾經與我相處過嗎...」

只是影子,沒錯,就是這個我們熟悉再不過、卻又時常忽略的影子,它要如何扮演角色,時常擺盪於現實與潛意識的兩個世界,卻往往牽扯不了身置現實的我,而是一個孤零零的、等待著終結的到來。我想著當我焦躁感到無可奈何之際,是不是裡頭被交代了些什麼東西,就如同被忽略的影子期待著在孤零之中,拉出一個縫隙,只要等到它夠大夠寬,它就會開始進行終結的工作。工作並不會太累,因為它很短、很快、也很單純,往往最為複雜的,是那額外且不可替換的部份,是那完整的街與堅實的牆,要如何能去挪移出來,或許是說,如何以單純的心志來面對著它們,那些
清晰的實體與完美。

影子站起來,凝神注視深潭平靜的水面。在不停下著的雪中身體一動也不動地站著的影子逐漸失去那深度,給我好像正逐漸恢復本來的扁平姿態似的印象。

在下個不停的雪中,可以看見一隻白色的鳥正朝著南方飛去。鳥越過牆,被包圍在雪中的南邊天空吸了進去。然後只剩下我踏著雪的格吱
格吱的聲音。



3 Comments:

  • At 2:26 上午, Blogger Guhn said…

    SECURITY CENTER: See Please Here

     
  • At 3:44 下午, Anonymous 非非 said…

    很開心,在這個那麼容易讓人懶散地躺在藍天下聽jass的夏季熱,我勤勞地拜訪了你的網誌,意外地發現了一個很棒的思想與好青年。謝謝你來留下回應,在你的文字裡我看見很多,很多。Wish U a good summer.

     
  • At 11:15 下午, Blogger closing time said…

    To 非非

    文字好像是自己未能尋得的好多部份,常常在生活中是破碎的,卻在靈光乍現成唯一個個字句與段落。

    或許影像與音樂也是,Jazz真是個神奇玩意兒,好像是個棉花墊一般,吸納好多些什麼,當然我也很愛芭樂歌阿阿~~:)

    還有,我其實是個懶惰又無能的青年><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