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ing time

正如同掉了葉的枝幹 孓然一物 凌風招展 和藍藍的天空 一同

4.13.2006

流動?沉溺?

晚上,坐在悶熱的房間裡頭。

現在是半夜12點17分,喇叭放出來的是電台jazz樂,每天很習慣的會在這個時段連上網路電台收聽碰碰的jazz,發覺越來越離不開這種恍惚自由的氛圍,音樂也是,當在一密閉空間又帶著悶滯的空氣流動,我選擇了另一種方式的敞開,而音樂的選擇往往是帶領我敞開的一個媒介。

我的桌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物品與書籍,沒有一個規律的樣式,有講美學的書、鐵道的書、游擊隊的書、生活風格社群的書;有兩張DVD,一片在講台糖小火車、一片是咖啡時光,裡頭有出現很多日本電車;還有兩罐飲料,一罐是剛喝完的左岸咖啡、另一罐是吃一半的泰山八寶粥;還有盒海苔口味的波卡,以及一片燒錄的碧海藍天原聲帶。這一連串五花八門的影音與書籍,就好像我的生活一般,多樣卻憂鬱,感覺矛盾的很。明明是在寧靜的郊外,卻擁有都市人慣有的資訊爆炸症狀。發覺自己很多時候的心理狀態,都是要應付這些還未消化完畢的片段資訊,好久沒有定下神來好好且無後顧之憂的讀進一本書,常常是在讀這本書時在想著下一本書該怎麼去獲取與閱讀,而在反覆的來回思索間浪費了不少心思。就像是我的研究方向,接觸了這麼多的材料,卻一直拿不定主義要專注在哪一部分,似乎都是我所興趣的,卻又在興趣與現實間游移徘徊著。

因此,反覆與重疊,成了我一個極大的謬誤與困擾

想到昨晚於電梯間,偶然與一女作家相遇,先前也與她碰面過,都是相當湊巧且順適,但這次的感受有些倉卒,並不是相遇的瞬間,而是我的心境與情緒,似乎回不到那股自在與生活的韻味,才猛然感受自己的脫節,與這片土地與空氣的陌生與寂寞。讓我無法有那顆心去多說些什麼,即使是一塊吃飯,我也潛意識的逃開,即使自己是想去的,想多談些東西的。

或許天生的性格,造就我的情感與判斷,細緻卻迷亂、多樣卻迴繞。

原來一個決斷,對我是一個挑戰與驗證。當我清楚到自我意志與現實及夢境的糾結交錯,我開始慢慢的接受自己,並越來越勇敢的,替自己決定事情,只考慮那個觸及內部核心或是重合的瞬間喜悅或是悲愴。

至少,它有血有肉。

5 Comments:

  • At 7:48 上午, Anonymous silia said…

    外頭有風
    流動的是指縫間的呼吸
    沉溺的是葉片上的水滴

    反覆的是搖動的枝幹
    重疊的是淌汗的身軀

    喜悅的是,現在天是亮的
    悲愴的是,天不會永遠是亮的

    雖然右耳除了鳴鳴作響與偶然的刺痛,什麼也感受不到
    至少,它有血有肉

     
  • At 5:53 下午, Blogger nochi said…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 At 5:58 下午, Blogger nochi said…

    生命劃為單行道,
    背負的芒刺剝落又附生,
    血液流失僵直身體。
    沒有選擇,
    睜開眼睛只有面向太陽。

     
  • At 6:45 上午, Anonymous silia said…

    偶爾還是可以戴上護目境

    因為不是隨時都知道會看見什麼

     
  • At 11:32 上午, Blogger nochi said…

    我從小就愛「張目對日」,
    所以才會近視。

    怎麼在紀彥的版上聊起天來了??
    紀彥最近可好??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