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ing time

正如同掉了葉的枝幹 孓然一物 凌風招展 和藍藍的天空 一同

4.08.2006

以腹行走

一大早起來,全身還被股莫名酸痛侵襲著。

前天從台北回來,一回來就覺得渾身不對勁,好像是身體的不適應,還沒感受夠某個地方的狀態與溫度,就馬上被抽離開來,移到下個場所。也許是在我心裡頭的某個部分也還沒準備好,長久以來一直被某個心靈狀態牽扯著,沉滯耽溺著我的言行舉止,偶時自我發作一番,卻於發作之後又暗悔萬分。其實自己有點無法忍受這樣的狀態,卻不知為何心裡頭又跑出什麼理想與良知的竊竊私語,而保持現狀好像成為暫時平衡我心理狀態的方式。

昨天和朋友到了太魯閣附近的工作室,先前在圖書館借了本36歲求愛遺書,當她在裡頭討論計畫之際,我百無聊賴的窩在車子上,一頁又頁的翻過這本書。真的是用翻的,而且是內心蹦蹦跳跳地翻閱著。為什麼會借這本書呢,前天在台北到了當代藝術館,正好在展覽當代風景的特展,找了一些當代藝術家表達個人存在狀態與當代社經文化的反應與思惟。其中一個展覽「以腹行走」讓我印象深刻,有別於其他藝術家較為隱晦不明的作品呈現,侯俊明以極為深切而透明的方式以每日的自由書寫來鋪陳而建構他的生命經驗。其中婚姻的結束讓他生命遭受挫折卻又打開另一扇窗門。我讀著這本書,看見他極為脆弱而敏感的情感牽扯,還有,他的勇敢與真實。裡頭提及了曾經參與許多的心理諮商與奧修的靜心療程,我不禁回想起先前陪伴前往參與的靜心,那裡的人或許是被這個社會所疏離遺忘的,但他們不斷的努力別再把自我所遺忘掉了....

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個單身貴族,很想擁有一個所謂幸福的婚姻,和所愛的人白頭偕老。但始終沒有人可以了解他的好,沒有人願意和他共同生活。
因為他最欣賞最愛的人,除了他自己,還是他自己。所以他只好跟自己結婚。這樣一來別人就更難有機會和他進一步的交往,無法接近他的世界。因為那會構成妨害家庭罪。


-侯俊明

1 Comments:

  • At 12:26 上午, Anonymous  said…

    遺失了畫冊
    顏色暫時消失
    留白

    剩下
    深刻 在記憶裡翻騰

    蘊釀 一個未知的旅程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