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ing time

正如同掉了葉的枝幹 孓然一物 凌風招展 和藍藍的天空 一同

12.29.2005

昏眩

好幾天 都沒辦法好好睡
除了是自己與自己理智的糾纏作對外
自己的身體也似乎不甘寂寞的 向我停擺 抗議著

我摸著 不斷翻滾哀嚎的肚子
有如氣體聚集在密不透風的小罐子裡頭
它們急著想從這密閉空間中探出頭來
是一種潛意識地聚集與生存嗎

當我們都還沒察覺這最淺層的反射狀態時
那我們的思考與判斷又顯露出了什麼意義

常常是無法克制的就掏出那股最深層的情緒
卻很狡猾的 繞過自己的身體與直覺 往內鑽

於是 身體與直覺也要呼吸
感受外頭的風 雨 陽光

它們也在抗爭著 為著自己的呼吸與自由

而 我們實體
真的是真實而不作假的一部分嗎

那或許 是不需要思考與判斷的

1 Comments: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