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ing time

正如同掉了葉的枝幹 孓然一物 凌風招展 和藍藍的天空 一同

8.18.2005

不重要的重要


又是陰霾的一天,已經習慣沒有陽光的日子,感覺好像也一直很難在心中發出什麼光芒,死趴在亂糟糟的床上掙扎著,昨夜一通電話和原本就昏飄飄的自己,也忘了是幾點才倒在床上,不過記得時間不太早就是了。吃完那一如往常的簡單早餐後,該要做些什麼呢?明明有學校指定書籍要閱讀,卻有如生嚼老菜一般的難以消化,不知為何的就拿起了小王子,去感受他那所謂凡人覺得不重要的重要。

可不可以畫一隻綿羊給我?綿羊會吃小灌木嗎?綿羊也會吃巴歐巴樹嗎?綿羊也吃花嗎?即使有刺的花也會吃嗎.........

看著看著,忽然覺得好想當那隻綿羊,不用去想需要去做什麼事情,也不需要考慮要做多有意義的事情,好像生活中當中就充滿了許多有意思的東西,想著想著,竟然就要吃午飯了。還是一如往常的,陪著老媽看著公視重播的風聲鶴唳,忽然覺得劇裡面的人真是充滿了正義與使命感,又想到最近才看完的monster漫畫,覺得好像身旁還是有些希望的光芒,只是一到現實就有些暗的快,跟不上我沉滯的腳步......

看完充滿壯志情懷的史詩劇後,趁著沒雨到郵局寄學校資料吧,被硬塞了個全罩安全帽,煞有其事的到了郵局,當然進門前還是把帽脫下了,服務小姐對我的學校很有興趣,「噢,這學校很大歐,裡頭漫漂亮的吧。那裡校風怎樣阿?」我渾然沒對上她的親切詢問,「我是新生,痾....謝謝歐」。語畢快步走了出去,再帶上這頂煞有其事的安全帽,到了書店。其實也不是因為想要看什麼書,純粹是因為不知要做啥,也不想待家裡,就很自然的就會出現在這書店。人怎麼從來沒少過,感覺充滿悠閒的文藝青年和也是百無聊賴的其他人,照例去逛了唱片區、雜誌區、新書區,再把所有類別的書櫃巡視一遍,感覺很像是一個警衛在巡邏社區,只是警衛可能還有像是闖空門或搞破壞等突發事件,書店裡一切都很安祥,好像只有內心竊竊不安的我而已。看看袋子裡頭還有上回留下來的統一折價卷,就踏進一旁的星巴克,沒想到這咖啡館好像跳蚤市集一般,轟隆轟隆個不停,我還是硬點了杯摩卡,拿起我那本怎麼唸都唸不完的台灣族群研究書籍,感覺真像是坐了時光機一般的,腦子裡還在想這平埔族群和原住民的來龍去脈,再一晃眼看到前方的人群們,那些衣著光鮮談笑風生的人們,還有躺在沙發椅上操作筆電的小姐,還有更多像著我一樣不知拿著什麼書籍的老老幼幼,忽然覺得好像我們也不怎麼文明嘛,要經過這麼繁複的程序與步驟才能找到這樣一個人聲嘈雜燈光昏黃的場域做些事情。而那些原住民,就在大自然當中做一些好像也是毫無意義的事,一些看似不重要的事,看著裡頭凱達格蘭族、噶瑪蘭族、阿美族的分分合合,從神話傳奇、語言、舟筏來推敲的過程,忽然感受到一股不重要的重要,尤其在這樣的環境氛圍之中。

於是我們就不斷重複著每天都必須要做的事情,當然還有抗拒那些似乎不重要的事情,卻又從那些必要的過程當中敲擊著那些不重要的點點滴滴,當過的愈安穩、愈舒適,被敲擊的愈用力。只是我們選擇麻木、遺忘掉週遭的點點滴滴,縱情於這日復一日的歷程中。

我想我被敲的不小力,被我自己混雜的情緒和週遭的人群。但是日子還是得繼續過下去。

於是,我又戴起這頂安全帽,幻想自己可不可以也有一個星球,像小王子一樣的去感受著凡人覺得不重要的重要。

1 Comments: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