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ing time

正如同掉了葉的枝幹 孓然一物 凌風招展 和藍藍的天空 一同

3.30.2006

破碎的主體

書寫,好像一直是件需要心力與耐力的過程,常常是自己腦海中浮現出關於周遭與自我的些許片段,卻在轉移至另一件行動中又消散開來。就像是做一田野工作,為了想將視野所及的空間場域印刻下來,卻又無法及時的以文字與記憶收納起來,方便的電子產物此時即成為最易派遣的僕役,替我們將這大大小小、重要或不重要的一切,不加思索的切割進我們亟欲求知的思索裡。

於是,書寫成為一個對抗切割的主體,重新回到自己的思索中,去檢視那支離破碎的自我

矛盾的是,現在的我們必須努力的爬梳在細小的鍵盤中,將破碎的符號組合成完整的意義

或許這就是大家一直都不斷緊張的原因.....

1 Comments:

  • At 6:39 上午, Anonymous silia said…

    maybe
    所以
    把當下時空的靈魂
    暫時鎖在框架裡面
    方便攜帶
    等回到了緊張的空間以後
    用緊張的線
    緊張地
    釋放出來
    再緊張地
    塞到某處
    也許是記憶
    或是別的
    要用指尖碰觸的地方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