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ing time

正如同掉了葉的枝幹 孓然一物 凌風招展 和藍藍的天空 一同

8.07.2006

回來

我 回來了

妳問我哪裡回來了
我絲毫不覺那異樣的口語與眼色
倒是因為夢境中的一切 都如影隨行
踟躕 前進 倒退著

我摸著妳溫燙的臉頰
好像也伸進我自己不斷抽動而呻吟的體內
它滑潤 適切 緊貼著

而位於河流那端的妳 願意和我一同嗎
泛著小舟 前進 或後退著

亦或那只是我夢境中的小河
但卻完滿我當下所欲滿足的獨立個體
它無可言喻 但我的確是知道的

它的存在 還是她
以及遺落的我 自己

1 Comments: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