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ing time

正如同掉了葉的枝幹 孓然一物 凌風招展 和藍藍的天空 一同

5.20.2006

走阿 閒遊去

早上提起精神,把前兩天早該完成的作業告一段落,才聽到我肚子咕嚕咕嚕。挖,我早餐都還沒吃耶,現在都已經中午12點半了,整裝一番,想說下午要出去晃晃,換上短褲和背起剛修好的Canon相機,戴起也是剛剛才修好的mp3隨身聽,發覺裡頭都是些外國歌和已經聽到快爛掉的圖騰,轉到另類的spacemen 3,反正只是聽個感覺嘛!邊聽就邊騎著腳踏車到了一旁餐廳點了碗滷肉飯加蛋還有碗貢丸湯,匆匆吃完,其實是不想再看到餐聽前那每天不斷重複的新聞,就直接騎著車出門口,去附近的平和社區晃晃好了。

其實前天才來過這裡,今天是想說來用相機紀錄一下這裡的地景,這個社區離學校相當的近,騎腳踏車也大概只須花10幾分鐘,是一個原漢混居的小社區,其實先前就有注意到這個地方,已經忘了是什麼時候,那時只留意這個小車站,其實已經荒廢掉了,沒有站員在裡頭,但裡頭的牆面四面八方都是色彩炫麗的塗鴉,真是相當的有趣,除此之外明明是沒人的站房裡頭卻裝著冷氣?我那時只是匆匆進來看了一下,很快就又跑到了其他地方。現在仔細看,原來這是大哥大的基地台阿,廢棄的火車站被業者租下來作為基地台,想不到台鐵也是漫有生意頭腦的嘛,資源回收再利用,這方面倒是有所進步阿!我把牆面每一處都卡喳卡喳的拍了下來,忽然聽到一陣機器運轉聲,啊,一定是火車要來了,果然是一班南下的莒光號,以漫快的速度順著小坡下來要到壽豐,還鳴著汽笛來跟我打招呼,哈哈。再從站內拍車站,還有拍外頭的街景,今天的天氣很不錯,只是好像一直有小黑蚊,叮的我猛抓大腿。一旁還有間老式的鐵路局員工宿舍,只可惜已被去年的颱風吹的殘破不堪,不過倒還看的出整個房子的輪廓,趕緊用影像記錄起來,不然下回可能連輪廓都不見啦。接者再把附近社區繞了一圈,包括活動中心、托兒所、國小、國中,稍微紀錄過後再轉進居民集居的小路內,剛好碰上一個阿媽戴一個小女孩,應該是她孫女吧,本來是用腳踏車載著她,後來上坡沒辦法只好下來用走的,原本阿媽再要她上來繼續騎,不過小女孩好像想走路啦,就走在阿媽的腳踏車前面,兩人一前一後的回家。看著看著,就想到我以前在鄉下與阿媽的相處,雖然好像已經忘了差不多了,不過相較於長大後回去互動的疏離,那種兒時的親密相處還是深刻於內心的某一部分裡頭。再進到裡頭,有一群阿美族婦女在聊天,看我拍來拍去的一直看著我,我看到一旁荒草邊頹圮的房子與牆面,總是會忍不住多按幾次快門。另外還看到一個阿媽就在水溝邊直接洗起頭髮來,本來想說過去跟她抬槓一下,又想說這樣好像不太禮貌餒,還是自己想太多呢?

然後繼續往前走,看到有大榕樹,下面有一處洗衣服的大水溝,好像很多鄉間都有這個地方呢,我以前的苗栗鄉下也有這樣的場域,這個場域通常是上很多媽媽群聚並且閒話家常的所在,只是時空轉換竟然連大樹都不跑到哪了。這裡還保有這樣的空間場域,看起來真是熟悉又溫暖。在看到一旁有養雞的,還有木頭老房子呢,另外也有新砌的阿美族傳統圖騰的綠美化設施,前面還被丟了一塊保利達B的包裝瓦稜紙,呵呵….這個地方就差不多在四條路的交叉會口附近,有一處圍籬裡頭都是檳榔樹,還有間鐵皮屋的『男士理髮』。我往學校方向的那條小路去看,正好可以看到很多學生住的別墅區,恰好有一個阿伯騎著車不知載著什麼東西往我前面過來,一旁又有溝渠裡頭的水又多又急,不過流到前方開始緩了下來,裡頭還有水草和蝸牛呢,油綠的水草在水中搖搖晃晃的,還漫迷人的呢。再延著原路回到剛剛的交叉口,順著另一條路下去,碰到一個真耶穌教會,正好裡頭的牧師正在用母語講道,有兩個小孩子可能是不耐講習,跑出來外頭玩,不過裡頭好像也不是有太多的人,以老人為主。接著又回到原本進來的地方,一處漢人的寺廟慶天宮,一旁有個賣烤肉的小攤販,忽然口水一直流,就過去跟他買了根香腸,剛好有兩個阿美族阿媽也背著菜走到這,用母語跟攤販老闆講話,老闆直說聽不懂啦,你要不要來買我這個東西,很好吃噢!阿媽就坐在一旁好像有些不想理這老闆。本來也想找阿媽聊的,發覺我好像用國語也會跟這攤販老闆一樣的下場,恩,下次再聊好啦。

又回到車站前,碰上一位小男孩,我問他國小幾年級阿,他說五年級,又看我的眼神再說是不是他有些矮厚。呵…讓我有些尷尬,人還是需要有禮貌的。不過小男孩倒是很可愛,主動跟我聊,說每個禮拜六日他都來這裡的阿姨家,她阿姨就在外頭省道開薑母鴨店。我到車站前的雜貨店買了瓶飲料,趁機和店內的老闆聊了起來。原來老闆以前有在鯉魚潭附近的木瓜山做過伐木工人阿,這間店也是他後來頂下來的。他提到以前那個伐木鐵道就是從鯉魚潭那裡經過現在的慶天宮再到平和站,那時平和站有個廣場可以處理運下來的木頭。不過在三、四十年前就被公路運輸取代了,所以林鐵就廢掉不用了。不過還是有繼續伐木,直到十幾年前才停掉,他本身做了十幾年,後來又到附近工作,那裡工作其實不會太累,只是有些危險。他說好多人都來問他車站的情況呢,再問到他說車站對這裡的發展如何呢,他好像很不以為然的說本來就沒什麼發展啦,害我一時不知要再問他啥,呵(苦笑中)…後來又跟那個小男孩再看了一次塗鴉,他靦腆的讓我在車站拍了些照片,經過我朋友鑑定過,說他之後會變成『有形男』。呵呵,好的…

1 Comments:

  • At 8:35 下午, Anonymous silia said…

    不知不覺興起懷舊的印象
    那間車站跟教會我都去過
    都曾經有深刻的關連
    不僅小朋友四處玩耍
    連坐在教會長椅的老爺爺也可能不由自主地打瞌睡
    因為我見過

    大概有二十年沒進去月台了吧
    塗鴉的作者對於造型構圖還蠻有一套的

    那間教會經歷一番奮鬥
    從石頭木板演變今日的水泥
    堆砌了多少老弟兄姐妹充滿期望的心
    日子苦,但靠著他們所信的
    繼續每天的生活
    若看過他們的靈言禱告
    先不要被巨大而聽來紛爭的音量嚇到
    那其實是一幅壯觀的景象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