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ing time

正如同掉了葉的枝幹 孓然一物 凌風招展 和藍藍的天空 一同

6.17.2006

收穫


六月中的田園裡頭
轟隆轟隆的收榖機才剛剛收拾完這裡
帶著斗笠的阿美婦女 提著一個標準型農袋
準備再到下一塊田 等待 守候

而這隻小黑跟班 也就隨著主人緩緩移動著
尾巴還不時搖擺翹起 神氣 自得

大概沒有什麼可以再讓他們更羨煞的事物吧
在那個當下 那塊土地上 那片田埂中

2 Comments:

  • At 4:23 下午, Blogger 史卡樂普 said…

    原來花蓮的稻田已經收割了ㄚ!
    我回家路上的稻田稻子好像才剛黃而已耶...
    收割後的稻田,
    是燒焦的稻田,
    也是烤地瓜的稻田,
    肚子餓了...ccc

     
  • At 8:55 上午, Blogger nochi said…

    正好看到吳晟的一首詩,因為感動抄了下來:

    不掛刀,不佩劍,
    也不談經論道說賢畫聖,
    安安份份握鋤荷犁的行程,
    有一天,被迫停下來,
    也願躺成一片,
    寬厚的土地。

    2006/07/08 AM8:52,
    現在的你,應該在泰北的小村莊?吧,
    眼前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景象呢??

     

張貼留言

<< Home